中新網|云南正文

當前位置:中新網云南頻道 > 正文
德宏男聲走紅網絡:我們只想做歌者 而不是網紅
來源:北京青年報 編輯:洪沂 2022年04月13日 09:58

  “三月里的小雨淅瀝瀝瀝瀝瀝,淅瀝瀝瀝下個不停。山谷里的小溪嘩啦啦啦啦啦,嘩啦啦啦流不!苯,一曲由多聲部男聲演繹的無伴奏經典老歌《三月里的小雨》合唱視頻被刷屏,作品中的優美和聲猶如春雨,落入心田。很多人被開頭那一聲似從天降的磁力男低音所震撼,引發網友無數評論和廣泛關注。在音樂背后,他們共同的熱愛、他們的友誼和生活方式,也被很多年輕人所向往。

  前不久,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了解到,這支爆款視頻歌曲在視頻號的播放量已超過三千萬,演唱者楊昭、楊武、何明軍、劉永江是云南德宏音樂愛好者,他們癡迷音樂多年,組建了勐巴娜西合唱團,分享音樂。采訪中,五名合唱團成員分別向北青報記者講述了愛音樂、愛生活的故事。

  用手機一鏡到底、沒有加工的爆火視頻

  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位于云南省西部,這個美麗的邊陲之地,是傣文化的發祥地,載歌載舞是當地百姓最為喜聞樂見的娛樂方式,來自民間的勐巴娜西樂團就誕生在這片神奇的土地,受到人們的喜愛。

  起初,出于對音樂的愛好,楊武、劉永江、楊昭、何明軍、張志強五個志同道合的好友自己湊錢搞了一個工作室,他們是老友,認識最久的有二十多年,最短的也有七八年了。幾乎每天他們都一起練聲,下班了就跑到工作室一起彈吉他、打鼓、唱歌、彈鋼琴。排練之余,再吃點小吃,喝喝茶,聊聊天,特別高興!拔覀冎坝行└杈褪侵苯釉诠ぷ魇忆浀,喝著茶,很輕松,像這樣做音樂已經好多年了!眲⒂澜f。

  劉永江性格開朗,被推為樂團的“話事人”。近來,很多人都問過他同樣的問題:《三月里的小雨》是怎么拍出來的?他坦言:“這首歌錄制過程特別順利。那天天氣不錯,便抓了一個‘壯丁’,去美麗的孔雀湖邊用手機一鏡到底,拍完沒有任何后期加工就上傳到視頻號了。我那天穿的衣服很隨便,楊武哥還嫌我穿得太差了,把他的外衣脫給我。所以視頻出來,好多人奇怪我的衣服跟他的褲子是一套的……”劉永江笑得爽朗,不過他也覺得,可能正是這種很自然的拍攝狀態更吸引人,“大家可能是覺得‘你能這么拍,我也能這么拍’,就很接地氣,再加上對經典老歌非常有共鳴,所以就喜歡吧!

  熟悉他們的朋友都問劉永江,怎么感覺你們“突然一下”就火了?在他看來,其實一點也不偶然,“至少從音樂的訓練來說,我們一起玩音樂、一起唱歌、一起錄視頻已經有兩年多了,而且幾個成員本來也是當地非常優秀的獨唱演員,幾乎都拿過省級金獎。比如楊武、何明軍、張志強是民族文化工作團的聲樂演員,楊昭是芒市第一中學的音樂教師!

  這首《三月里的小雨》他們排練了很長時間,之前就一直想錄,因為大家各有各的工作,一直沒顧上。前段時間因為疫情,停了很多演出,大家都覺得,“不如把這首歌唱一唱,拍出來”。于是又集中排練了一個多星期,約了一個周末,就去孔雀湖邊拍了。

  在一起,碰撞出了內心的東西

  劉永江告訴北青報記者,他們幾個好友一直都活躍在舞臺上,平時生活和工作也總是“混”在一起。在他的記憶中,沒有疫情的時候,整個德宏的演出活動、文化娛樂非常豐富,他們要不斷排練、不停演出,“每年光是民族節慶的演出都忙得夠嗆!彼麧M是懷念地說:“比如從正月十五開始就是我們景頗族的目瑙縱歌節,三月開始阿昌族的阿露窩羅節,到四月就進入傣族的潑水節,潑水節還沒過完又和德昂族的澆花節連在一起,再加上傈僳族的闊時節,一直會過到五月。等忙完五一,又迎來七一演出,然后就準備國慶的下鄉慰問。我們每年下鄉演出最少也有80場,可以說一年到頭都是在演出的狀態。如果沒有疫情,我現在應該在戶撒,拌著過手米線,沽著小米酒,跳著窩羅舞,吹著散闊子……”

  疫情演出暫停之后,他們決定把之前排練的經典歌曲翻出來唱一唱。音樂總監楊昭根據每個人的聲線先寫和聲,寫完聲部大家一起排練,覺得哪里不舒服就改!耙皇赘枰涍^無數次的推敲、修改,直到大家都滿意才錄。比如《三月里的小雨》這首歌,除了低音炮,其他幾個人有高音,有中音,高音、中音都很亮,開始的版本聽起來就會把人往很高的地方拉,感覺飄上去就落不下來。后來我們在一聲部就安排低聲部單獨出來,其他組合一般不會這么做,算是打破了一種常規。很多人覺得我們的聲音挺溫暖的,其實這也是我們想要帶給廣大朋友的感覺。我們幾個在一起,感覺碰撞出了內心的東西!眲⒂澜f。

  藝考完回家一看,那片山一棵樹都沒有了

  音樂能療愈心傷,帶來希望,帶來信心。這句話在勐巴娜西樂團的五個人身上被淋漓盡致地體現出來。

  劉永江出生在山寨,在傳統民族文化的熏陶下長大。小時候每年最傳統、最盛大的目瑙縱歌節上,那些融合了民族特色、祭祀唱詞的音樂曲調,不管過了多久,他都記憶猶新:“還有每天早上起來都能聽到的,婦女邊舂米邊唱舂米調。那時候雖然生活條件很苦,但是家家戶戶喜歡唱、喜歡跳,聚在一起很開心、很熱鬧!

  因為喜歡音樂,原本在學校教書的劉永江到云南省藝術學院專修聲樂, 2005年還專門到北京的中國音樂學院進修,之后他便跟隨歌舞團到各地演出。2006年,劉永江考進德宏傳媒集團,成為一名民族語播音員。

  低音十分出彩的楊武,是勐巴娜西樂團的靈魂人物。他與劉永江認識二十多年了,是一個縣出來的老鄉。楊武說話的聲音充滿磁力,他的父母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支援邊疆,留在云南,父親喜歡樂器,媽媽愛看電影,“小時候她經常唱電影《劉三姐》《五朵金花》的歌曲哄我們睡覺!睏钗涮貏e感念,父母給了他獨特的嗓音。他青少年時期性格內向,不愛講話。有一次他的一個景頗族好朋友約著他一起去考歌舞團,本來是陪朋友考試,到了那里有個老師聽他講話很厚實,很憨,“像牛叫一樣”,就叫他唱一首歌。那時楊武差不多只會唱一首《小草》,就老老實實唱了。結果歌舞團的老師很驚訝,干脆跑到家里做他父母的工作,鼓勵楊武參加當時的云南省藝術學校招生。16歲的楊武跟著老師花一個星期學了一首《康定情歌》,第一次出遠門到昆明參加考試,沒想到就這么考上了。

  以前鋼琴、大提琴、小提琴統統沒見過的他,在大學里打開了眼界,三年聲樂專業訓練打下扎實的基本功,還學了鋼琴!拔姨貏e感謝我的專業老師丁老師,現在他八十多了,精神還很好。只要去昆明,我就要去看他!碑厴I之后不久,楊武便被調去云南省歌舞團,成為一名專業演員。

  對于何明軍來說,音樂不僅改變了他的人生之路,也是他與自我和解的良藥。何明軍出生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山村,村里只有一條路通向山外,從小放牛、放羊,“過著刀耕火種的生活”。因為食指殘缺,他說自己從小極不自信:“我所有小時候的照片,手都是藏起來的!

  在何明軍的童年記憶里,唯一的快樂是聽爸爸唱歌:“他特別喜歡唱歌,他唱的很多曲調現在都被人遺忘了,但我覺得很好聽,也覺得很寶貴!

  何明軍說,自己第一次中考失敗后到縣城復讀時,在一次音樂課上,音樂老師讓他們欣賞、試唱歌曲《山丹丹開花紅艷艷》。那次課后,聽過他唱歌的音樂老師特意找到他,告訴他,有專門招收音樂特長生的高中,覺得他嗓子條件好,不如去試試。

  何明軍至今感念那個剛畢業分來的年輕音樂老師,“他教了我一個多月后,我就意外地以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高中!彼記得,考試那天他看到好多同學都抱著各種樂器應試,老師勸他莫心急!拔椰F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,我是偏高的抒情男高音,考專業的時候我就唱的是《山丹丹開花紅艷艷》。因為我們學校只有電子琴,不知道鋼琴是什么,老師試音的時候就說唱High C(高音C)吧,唱完他還問我能不能再高兩個調,我也不懂,就說差不多,也唱下來了!

  何明軍是家鄉那里唯一一個走音樂這條路的。他最感激爸爸:“當初家里所有親戚都反對我參加藝考,因為要交一萬多塊錢學費,而且學了也沒有什么用。只有我爸一個人支持我去。我爸就說,他特別喜歡王宏偉、閻維文,他說,‘你去,你要向他們學習!焙蚊鬈姾髞聿胖,父親把家里山上的一片樹全賣了,也沒湊夠學費,又借了些錢才湊齊的,“我從小陪父母去砍柴,對那片山上的每一棵樹都很有感情?煽纪暝嚮丶乙豢,那片山一棵樹都沒有了,當時我的眼淚就流出來了!

  藝考后進了大學,何明軍就拼命地學,邊學邊做家教,分擔家里的壓力。他特別幸運地遇到一位非常負責的老師,不僅悉心教授他專業,令他進步很快,畢業后還帶他演出、打比賽,“我參加了五屆云南省的比賽,從優秀獎、三等獎、二等獎到一等獎,十年的時間里全拿到了,打比賽讓人成長得特別快!

  張志強是唯一一個沒能參與《三月里的小雨》視頻錄制的樂團成員,原本他應該出現在二聲部,但因為要參加抗疫工作,錯過了那天的拍攝?吹叫』锇榛鹆,他也很高興:“總歸還是大家在一起做事!

  張志強是騰沖人,在他的童年記憶里,從小就上山放牛、背豬草、砍柴,上小學沒有過真正的音樂老師,上高中之前沒見過鋼琴長什么樣。因為中學時畫畫不錯,他考上了西南林業大學學環境藝術設計。在大學里,來自媽媽遺傳的好嗓音、好樂感開始顯現,他開始參加學校的唱歌比賽,但總是以初賽第一名的成績晉級,然后決賽惜敗,因為“既不會裝扮自己,也沒有舞臺經驗”。于是,他努力向老師、學長、學姐求教,大三那年終于如愿拿了學校十佳歌手的冠軍,接著一鼓作氣拿到省際大賽通俗唱法三等獎。大受鼓勵的他為了鍛煉自己,還去外面跑演出、當酒吧歌手,積攢實戰經驗。

  最初,話筒就是入門級的,但還是很盡興

  1996年,楊武毅然從省歌舞團回到德宏州歌舞團,讓很多朋友覺得意外,因為他那時正準備去北京深造。楊武則解釋說,是因為看到家鄉的變化: “為家鄉的文化事業做貢獻也挺好,再加上我家里有四個姐姐,父母的年紀大了,我也方便照顧父母!

  楊武回到德宏不久,便發現了何明軍、張志強的才華,成為他倆的伯樂。那時候何明軍本來已經考進昆明一所學校準備當老師了,但也是為了家中老人,選擇回到家鄉工作;貋碇,因為他的啟蒙老師和楊武是好朋友,又趕上德宏州歌舞團正招演員,就很順利地考進團里。彼時在外跑演出時看到招考信息的張志強,為了實現唱歌的夢想,也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回到了德宏。面試時他遇見了楊武,一曲歌罷,楊武和在場的老師都很欣賞,最終被特招進團。最讓他感念的,是楊武和團里其他老師的幫助:“不管是基礎樂理還是聲樂方法,他們一直不厭其煩地教我!惫Ψ虿回撚行娜,他連續兩年拿了云南本土歌手大賽一等獎和云南省歌曲大賽金鐘獎。

  如同現實中的“老友記”,勐巴娜西樂團的五個人一起做音樂,一起生活,“我們幾個的欣賞水平、共鳴點都在一條線上,所以會彼此包容,每個人都可以提意見,提出來就再改,再唱,再實踐!睂Υ,主要負責寫和聲、編曲、錄音這些工作的音樂總監楊昭體會最深。他是學音樂出身,在大學里曾經搞過樂隊,畢業后也是一邊教書一邊做樂隊。工作室剛組成時,楊昭天天泡在那里編曲、做音樂。那時候雖然設備非常簡陋,“話筒就是幾百塊錢入門級的”,但一點也不妨礙他們投入與盡興。

  起初他們錄了不少民族歌曲,可是一直沒什么傳播量,楊昭不止一次地反思:“以前我們會穿上民族服飾,特別一本正經地唱邊疆歌曲。因為大家覺得唱邊疆歌曲更能代表德宏,也能體現少數民族特色?晌衣X得,外面的朋友對這個民族不了解的話,共鳴也不會多。也許應該唱那些更能被大眾接受的、更能產生共鳴的經典歌曲,等大家知道了唱歌的人,也就知道了德宏,進而會再去欣賞德宏!

  如今,自從他們翻唱《三月里的小雨》《光陰的故事》《傳奇》等歌曲火了之后,家鄉德宏的孔雀湖、大金塔等景色也被更多人關注到,這讓他們高興的同時也感到自豪。最近,有不少公司主動登門要為勐巴娜西樂團提供運營和包裝,五個好友不約而同地婉拒了,在他們看來,當初組建樂團時,給自己的定位,就是一個歌者,而不是網紅!拔覀兌际菍I歌手,我們的初心是傳播經典老歌,傳播音樂的真善美!敝劣谖磥碇,楊昭坦言:“我們還是想堅持從唱法上新編,比如用美聲的感覺,再加上一點流行的感覺,我覺得這是最能接地氣的,按照這個路子走,可能走得更遠,更久!

  文/本報記者 李喆 供圖/阿江

關于我們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聯系方式  |  法律聲明  |  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5699788000
吃奶摸下激烈床震视频试看